第一章 无极门宴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www.cmxsw.Com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光阴流淌,岁月如白驹过隙不禁细数,如今已是天宝十载,春。

    姬心夜成为龙雀卫主母已有四个年头,夫唱妇随不知羡煞多少龙门弟子,龙雀卫上下无不都夸头儿好福气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这几年大唐风调雨顺,出来作怪的妖魔鬼怪越来越少,四大官署多数时间都在埋头苦修。

    这不半月前,岭南道传来妖怪作乱一方的消息,方圆便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赶去除妖。

    岭南道位于大唐南疆,山水崎岖,多崇山峻岭,深山老林出几个妖怪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方圆索性好人做到底,与剑一、九牛二虎、狼妖兄弟、墨羽、白羽、天鹰妖王一人一队人马,给岭南道从东往西彻底除一遍妖。

    香香喜静,方圆便留下肖洒看家,这可苦了九百禁军出身的张茂等人,成天被肖洒操练,美曰其名忘战必危。

    这一日上午,一袭白袍踏空而来,飞过龙雀卫军营,落于长安城东门,直奔龙门驻地而去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八尺修长,相貌俊美,气度不凡,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子从容不迫的贵气与自信。有一龙门弟子早早等候在门口,看到白袍公子,连忙小跑迎上,姿态恭谦近乎如仆迎主。

    简单两句言语,这位龙门弟子便带着白袍公子离开,竟不先进龙门驻地拜见孙正德、朱石傲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所去之地竟是宣平坊方府,见府中空无一人,便脸色阴沉地向东城门而去,一路东行至三十里外龙雀卫军营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停于军营半空,居高临下,冷然道:“可有出气的说一声方圆小儿何时归来?”

    龙门制式白袍,龙门弟子,正与张茂带队的困仙阵酣畅大战的肖洒,本已停下,笑脸望来,谁知这幅从未见过的生面孔竟如此嚣张,简直是登门问罪的架势。

    肖洒当即冷下脸。

    偌大的军营一道道不善的目光望向白袍公子。

    肖洒咧嘴笑道:“阁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?”

    白袍公子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狗屁的龙雀卫,九百余人一个金丹,竖子成名!今日便教你等自知斤两,早早将龙雀卫改成麻雀卫!”

    说着就动手,一柄雪白飞剑,直冲肖洒袭来。

    寒光耀眼,无声无息,威势浩大。

    肖洒如芒在背,激起一身鸡皮疙瘩,这种令人心惊胆战的强大杀力跟曾经的方圆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速速退开!”

    肖洒一身大喝,硬着头皮迎上雪白飞剑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火舌自肖洒剑尖窜出,刹那间幻做一只火凤模样。

    火凤啼鸣,一口将雪白飞剑吞没。

    飞剑贯穿火凤。

    单以肉眼来看雪白飞剑去势未减分毫,与肖洒手中那把通体通红宛如岩浆的飞剑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火光四溅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纹丝不动,肖洒连退三步,留下三道一寸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一击高下立见。

    火凤之体的肖洒竟不是白袍公子对手。

    肖洒怒极而笑,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也吃老子一招!”

    没头没尾上来就挑衅,两句便动手,泥菩萨还有火气!

    老子接你一剑费劲,换你接老子一记凤火试试。

    凤火九变,主动杀伐,防守从来不是肖洒的强项,既然对方不讲道理,那便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近几年换做他与剑一切磋,总的来说胜负各半。其实肖洒清楚自己要比剑一修为弱,之所以有胜负各半的结果,全仗凤火一变之功。单论凤火杀力,剑一也吃不消,所有两人切磋起来其实十分憋屈,就看谁先出手,只要其中一人占得先机,便就站在了赢面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看着迎面扑来的火焰凤凰,双眸立起,眉宇间多一份谨慎,接着神色一狠,双手掐诀,于身前架起一道雪白气墙。

    刹那间,雪白气墙生灭足足三次,才将令人心惊的火焰凤凰抵消殆尽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连退两步,却始终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白袍公子冷笑道:“无耻!你等龙雀卫果然都是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肖洒摸摸鼻头,稍有些不好意思,以火凤还击人家实打实的飞剑,确实有些无耻,可他娘的这能怪肖大都督吗?

    “老子是玩火的,不是玩剑的。”

    白袍公子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,“那今次便教你玩火自焚。”

    肖洒气得翻个白眼,他娘的好久没遇到这么猖狂的主儿了,打架肖大都督不怕,可你一个龙门弟子来龙雀卫打架叫怎个事儿?就不怕伤了两家的和气?

    肖洒怒喝道:“你他娘的到底是谁?来此何事?说清楚了再打不迟!”

    白袍公子面无表情,“无极门宴新,来取方圆小儿狗头。既然狗东西不在,便先拿你出气。可以开打了吗?”

    龙雀卫军营传出一声整齐如一的冷笑,从来没人敢在龙雀卫如此放肆,兄弟们又不是吃素的!见过嚣张的,没见过这么嚣张的。

    “无极门宴新?”肖洒眉头皱起,这家伙和仙儿师出同门啊。

    “干你娘的!”肖洒来不及再想,宴新雪碧飞剑已经杀到,不由得对不分青红皂白、说出手就出手的白袍混蛋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宴新怒上眉梢,以一种好似高高在上的神邸断人生死的语气说道:“出言不逊,你在找死!”

    肖洒心生警兆,直觉告诉他,这个叫宴新的混球不是随口说说,接下来的一战,极可能要分生死。

    哪来的疯子?骂你一句,就要分生死,你他娘的是咋活到这么大的?

    雪白飞剑杀气大涨,直取肖洒心窝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,出手就是杀招,肖洒不由得升起一股子杀气,动了真火。

    管你是疯子还是谁,没这样行走江湖的,你爹娘没教你,老子来教你!

    肖洒一手持剑,挡住杀气大涨的雪白飞剑,另一只手接连两道火舌打出,两只火焰凤凰一前一后直扑无极门宴新而去。

    杀招快到宴新身前时,肖洒心中升起些许悔意。几句不痛不痒的口角而已,不至于取了这厮性命。再者他宴新狗命是小,惹得龙雀卫、龙门从此反目是大。

    肖洒的担心显然多余,只见那宴新不闪不避,也不像先前一般手掐法诀抵挡,任由火焰凤凰冲至身前。

    肖洒惊愕,不仅嚣张,还不怕死?怕不是疯子,是傻子哟。

    下一刻,肖洒神色凝重,两道全力出手的杀招,竟被一道神韵白光尽数抵消,石沉大海,没溅起一丝浪花。

    护体神光,仙器宝衣!

    好家伙难怪如此嚣张,原来带着一身龟壳。

    雪白飞剑又至。

    肖洒不得不咬牙抵挡。

    第三回合雪白飞剑,一分为二,左右开弓,肖洒开始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面对次次杀招的宴新,肖洒也彻底放开手脚,凤火护体,一心两用,攻防同行。

    只是每接宴新一击,肖洒都不好受,雪白飞剑看起来狭长轻薄,却是力道奇大无比,肖洒觉得自己接的不是剑,是他娘的铁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十回合,雪白飞剑以二化四。

    十招未能败敌,宴新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肖洒彻底手忙脚乱,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十六回合,肖洒嘴角溢血,双眸凶光大盛,使出压箱底绝招,周身火焰离体飞出,化成一只双翅张开足有三丈的火焰凤凰,啼鸣惊天,直扑宴新。

    宴新这一次终于不再无动于衷,急忙闪身躲开,长发飞舞,终显狼狈。

    第十七回合,雪白飞剑以四化八,宴新要扳回颜面。肖洒疲于应对,终于挂彩,身上多了三个窟窿。

    张茂见势不对,高呼“结困仙阵!保护肖大人!”,自己率先冲到肖洒身边。

    宴新看张茂如视蝼蚁,全然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第十八回合,肖洒被身上多了六个窟窿,重伤,张茂长发被斩,以发代首。

    八柄雪白飞剑任不罢休,再次瞄向肖洒周身,快如奔雷。

    若被八柄飞剑刺穿,肖洒不死也要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张茂怒极,舍身仆向飞剑。

    他一个十余年跨不过金丹的废物,理当为兄弟舍命。

    肖洒是那种重视自家兄弟胜过自己的性子,见张茂舍命来救,当即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就见肖洒手中突然多了一物,金色令牌。

    令牌粉碎,大方金光,所有龙雀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大营只留下一句杀气腾腾的话语,“无极门宴新,梁子结下了!”

    宴新第一次露出震惊之色,神识扫向主帐中的那道宛如屏风的门户,喃喃自语道:“果然得了上古传承,倒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梁子结下了吗?

    结下又如何?

    既然结下梁子,不如一劳永逸!

    宴新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,八柄雪白飞剑开路,杀进主帐中的门户,要闯芥子天地。

    费了一枚重金打造的挪移令牌,肖洒本就肉疼不已,已将疯狗宴新彻底恨上,哪知这厮竟还敢追入芥子天地,当即也是杀心大起。

    欺人太甚!

    肖洒手中紧紧地捏着一枚圆形玉牌,寒声道:“再走一步,埋骨于此。”

    真的只有一步的机会,若不是好歹便死于九尊金甲傀儡之下吧。

    宴新一进芥子天地便见到九尊金甲傀儡,若有所思间,突然神色大变,听到肖洒杀气腾腾的警告,不得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肖洒怒喝:“滚!一息之内!”

    宴新眼中闪过一道怒火,很是牵强地扯着嘴皮笑了笑,“有种老死于此。”

    说罢闪身飞出,却是不敢再待片刻。

    宴新一走,肖洒顿时斜倒向地,再也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张茂眼疾手快,扶住已然昏迷的肖洒,眼中杀气滔天。

    香香闻讯赶来,泪眼婆娑。

    谁知这时芥子天地门户外又传来宴新倨傲的声音:“此子出言不逊,今次小惩一番。冤有头债有主,告诉方圆,无极门宴新等他一战。尔等若是不服,大可以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://m.cmxsw.Com  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HTTP/1.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-Type: text/html Connection: close Content-Length: 308 Date: Tue, 18 Jun 2019 06:58:33 GMT X-Via: 1.1 localhost.localdomain (random:96123 Fikker/Webcache/3.7.9) 502 Bad Gateway

502 Bad Gateway - Cann'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

Server: localhost.localdomain
Date: 2019-06-18 06:58:33

Fikker/Webcache/3.7.9